首頁 人物專訪 遠端工作公司 也能創造驚人營收—— 我六年的「遠距跨國工作」親體驗

遠端工作公司 也能創造驚人營收—— 我六年的「遠距跨國工作」親體驗

作者 Sharon
0 評論

本文刊登於天下雜誌《換日線》:為什麼企業若要成功轉型「在家上班」,需先刻意經營遠端工作文化?──從我的 6 年跨國經驗談起

在疫情前,遠端辦公早已不斷被討論。我也觀察到許多遠距辦公的公司,營收額非常驚人,完全不輸給在實體辦公室工作的企業,而且員工都可以自由地去旅遊、照顧家人,享受更多自己的空間。

我自己遠端辦公六年多,五年身處北京台資新創公司,也在Atlassian雪梨總部一年多。我親自見證新創公司在這種彈性的工作模式下,能在眾多充滿狼性的陸資競爭者中,攻下自己的領土;我也在全公司都推崇Remote Work的Atlassian,看到打造遠端團隊文化的致勝關鍵點。

今年八月,Atlassian這間7000人規模的跨國公司宣布 「Remote Forever」——永久在家上班,這一天遠比我們想像中來得迅速。我不得不正視,未來,可能往往比我們想像得更加靠近。


[口述:Atlassian 大中華區負責人 Kerwin Chung / 執筆:雪倫Sharon ]



永久在家上班,這一天遠比我們想像中來得迅速。未來,可能往往比我們想像得更加靠近。


聊聊我的遠端跨國工作體悟前,我先把過去自己遠端工作的大致形式,介紹給大家:


那些新創公司的日子


六年前,我為台資公司到上海開拓市場,都靠遠程與台灣總部進行聯繫。小團隊,管理起來簡單,重點就是為公司賺得營收。

既然是小公司,大多數的情況,沒有太多硬性制度存在。公司也允許我做各種嘗試。當時我決定與北京公司展開深度合作,便彈性地將辦公地點搬遷至北京。

與北京公司合作下,我們做技術,他們做市場,極具默契配搭下,我們業績突飛猛進,三人團隊創造出2500萬台幣的業績,隔年持續5倍以上的增長。但老實說,在狼性競爭的文化下生存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就算是一同打江山的夥伴,看你做得不錯,就動歪腦筋,把你的技術copy走,將你跟的案子拿下來。為了自保,我必須讓公司業務多角化,我陸續前往矽谷、巴塞隆納、拉脫維亞拓展商機。

除了國外出差,平時的日子,我也在中國各省走透透,無論客戶在哪,我得去他們那裏進行技術導入實施。如果不需外出,我就在家或咖啡店上班。

這六年遠端工作的日子,你可以看出來,我的工作方式非常彈性,也非常結果導向。


大型跨國公司這樣做


現在,我在Atlassian雪梨總部工作。這是一間中大型跨國上市公司,六年前就開始打造遠端辦公文化。也就是說,為了實現遠端工作的一天,公司已經醞釀多時。在疫情尚未爆發時,我們內部早已公開宣布,預定2020年全面轉型。

在疫情爆發前,公司內部已經存在一支遠端辦公團隊。我經常收到他們的內部信,更新員工對遠端工作的認知,了解公司對於遠程辦公的想法,以及進展程度。我們也與遠程工作顧問公司Remote Year合作,將全球知名科技公司像Google等遠端經驗,融入在我們團隊中。你可以看見,對於大型跨國公司來說,遠端工作不是一天造成的,背後是多時多方的準備。

在「半遠程」的過度性試驗時期,公司具體做法是,開放員工在家上班的選項。我們自行決定什麼時候進辦公室,什麼時候在家上班。以我自己為例,我一週約安排兩天進公司,把握這些機會與同事交流,結識人脈。另外三天在家上班,省下通勤時間,也可以更多地陪伴家人。

當時,我特別喜歡每週五,大家提前在四點結束工作,在公司頂樓的餐廳酒吧歡談暢飲。在這段啤酒時光,有些同事會把家人帶來同樂,也是結識其他部門同事的好機會。尤其很多專案需要跨部門合作,多認識朋友,才會讓工作更順利。這樣的social life是我們澳洲同事都非常重視的,這也是公司全面遠端辦公後,我最懷念的部份。



遠端工作模式,需要補足缺乏的社交關係。


簡單分享關於這六年,我對遠端工作的一些感受:


一、遠端工作給我很大的自由與發揮空間,也是留才關鍵。


我本身就喜歡各地走,把每個出差案子視為開拓眼界的機會,好像一場旅行。在中國出差期間,我順道造訪了被譽為天空之鏡的茶卡鹽湖、美不勝收的九寨溝、締造歷史奇蹟的都江堰。

當然,不是每場旅程都那麼美好,如果客戶所在地點是五線城市,再落後你也得去。我曾經接下一間20萬人規模——溫氏集團的案子。當地最豪華的五星餐廳是肯德基,每種飲料都參水,飯店地毯沾滿咖啡汙垢,無處不充滿煙味。每台計程車隨便報價,不接受想下車還向你勒索10元。我因為司機不講理不願付錢給他,結果他威脅要和我幹架。那陣子出差,我一身烏煙瘴氣,在當地累倒發燒了幾天,也只能帶病上戰場。

回想起來,跨國出差確實有許多趣之處,我尤其享受與來自不同國家、相異文化背景的工作者交流。印象最深刻的旅行之一,是造訪北歐拉脫維亞,這個不多人了解的小國家,旅客多為歐洲人。而北歐人個子高,男生180公分是小個兒,女生則多超過180公分,一時之間好像造訪了巨人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我前往拉脫維亞出差,正是為了造訪一間採取遠端工作的公司EazyBI。這間小公司最初不到20人,從來不進辦公室,每年兩次旅行(國外+國內)就是他們的Team Building。最振奮人心的是,他們的產品從一個貧窮的鄉村起步,卻在全球勝出,贏得業界影響力,一年營收數百萬美元。

(左)與EazyBI創辦人Raimonds Simanovskis合照,他們的公司從成立之初就採遠端工作模式,年營收卻突破千萬美元。
(右)在西班牙出差之餘,與新加坡公司的Co-Founder造訪當地酒莊。


老實說,沒有辦公室也有許多麻煩之處。不過對我這種討厭一成不變、害怕無聊的人來說,可以隨時轉換工作空間,不用進辦公室打卡,無需拘泥任何形式,只為公司業績負責,給了我很多自由度。任意出差旅行,也拓寬了我的視野,是我一直待在前公司的原因之一。



二、成功的遠端工作文化,需要刻意經營。


新創公司的遠端工作,與大型跨國公司有何不同?對我來說,最大差異是文化。

過去在新創公司時,只有我所在的北京分公司採取遠端辦公,台灣總部都在辦公室上班。當大部分同事都在辦公室時,是很難理解你工作情境的。

因為看不到人,公司難免沒安全感,這是人之常情。但當我不定時接到總部來電,感覺好像在check你有沒有在上班,也會讓我有點壓力。如果去廁所或忙別的事情沒有接到電話,也會擔心如何讓公司安心。當然由於存在這樣的挑戰,我特別花時間學習向上管理的智慧。

在Atlassian遠端辦公時,有一點很大的不同,是大家對於遠端模式的理解與共識。就好像我剛進公司時,HR還和我半開玩笑:「你早上要去Party也沒有人管你!」。

當Atlassian宣布永久在家上班後,創辦人多次懇切地鼓勵我們休假放鬆。公司後來還多送了我們一天假,因為員工們全面遠距工作後,工時反而更長了。這些過程對我最大的幫助是,感受到工作的辛苦可以被理解,以致於相信,即使自己沒有現身辦公室,我也不用花時間思考如何取得上級信任,而是專注在任務上。

又另舉一個例子,我一般都會即時回訊,讓團隊知道自己隨時都在。但倘若我在忙其他專案,需要專心的時間,我擁有自由調配的空間,我的主管可以理解、接受我沒有即時回訊。他不會盼在那裡,預期你必須隨傳隨到。這種信任感對我來說很重要,因為信任就是一種安全感。



如何面對 「看不見」的不安全感,永遠是遠端工作需要克服的挑戰。


如何面對 「看不見」的不安全感,永遠是遠端工作需要克服的挑戰。而勝過這樣的挑戰,公司需要刻意經營遠端工作的思維與文化然而,文化不是一天造成的,它需要不斷傳遞,透過行動表明,最終成為真實的信念。如此一來,公司才能在遠端模式下,發揮最大的效能與潛力。



三、面對遠端工作模式,管理者要聚焦成果導向


老實說,不進辦公室並不會減輕工作壓力。從我之前的描述,你會發現,遠距工作不問過程,只問最終結果。

我雖然可以自由搬遷(從上海轉戰北京),但我要為這個決策負責任,讓合作能帶出公司營收。我雖然可以安排出差,但每次商務旅行,我都必須問自己,這一趟如何為公司帶來營利。我雖然經常走遍各地,服務客戶,但每次都必須搞定一群人的期待,如果遇到牛鬼蛇神,只能自己想辦法存活。身為分公司負責人,是無法瀟灑的,「掉單」與「成單」是一個生存問題,要想辦法活下去。

這樣的精神,在雪梨大型跨國公司也依舊不變。我可以決定上班時間,自由地安排工作時段與家庭事務。但不變的是,我必須為大中華區市場政策和業績負責。尤其西方文化是非常實際的,倘若OKR沒有達標,和你關係再好也沒意義。

遠距工作模式要能奏效,關鍵就在於此:鎖定成果。不在乎你的工時,不在於你的出席,不再是有沒有苦勞;專注於任務本身,聚焦在實際成果。把問題解決,帶出務實的價值與貢獻才是重點。如果管理層能掌握這個核心原則,就不容易失焦。

為了經營優質的遠端工作文化,全公司都需要付出努力;但從我的分享你會看見,無論是採取遠端模式的大公司、小公司,也能在市場上取得非凡表現。很多老闆害怕遠端工作看不到員工,難以管理,事實卻不一定如此。甚至一個充滿自由度的工作環境,會為你省下人才流失的成本。尤其矽谷、雪梨人才濟濟,員工跳槽是家常便飯,而留住人才,也正是Atlassian這樣的大型跨國公司,為何決定轉型遠端工作模式一個重要的原因。


遠距工作相關議題你應該遠距工作的 5 個理由

遠端工作有哪些選擇?有可能高薪嗎?

遠距工作時代下, 哪一種人才會勝出?

當遠距模式洗牌職場,你是準備好的新型人才嗎? #搶聽Podcast!

0 評論
3

閱讀,引你攀向顛峰